NEWS
行业新闻

从根本上改变全球贸易失衡的状态

发表时间:2019-05-20 14:45 阅读:
  中美贸易摩擦升温,市场随即预期货币政策宽松,期望央行把利率推低,离岸市场更不时流传中国主动将人民币大幅贬值,以抵御美国对华的贸易政策。
  美国对华连年的贸易逆差是美元零成本,造成过度进口的必然结果;在市场极度波动、缺乏风险胃口的时候,中国更要保持货币政策的定力,稳定人民币汇率的预期,提高外资对人民币资产的信心,改变全球美元主导的格局,重根本上改变全球贸易失衡的状态。
  过去数周,中美贸易关系突然恶化,成为全球经济的焦点。经过一年多的贸易谈判,两国官员互访、沟通,并试图发布联合声明以及初步的贸易协议,中美两国还是在重大问题上未能达成共识。
  事实上,两国的角力一直停留在贸易和市场准入的层面上,边讲边打。事实证明,关税政策对解决贸易失衡毫无用处。按美国海关的口径,2018的逆差达4192亿美元,同比上升11.6%,是历史新高。美国提高一部分中国货品的进口关税,对收窄对华的贸易逆差,毫无帮助。
  其实,这场中美贸易战不只是进出口层面的问题,更多的是两国在全球货币系统中不平衡的表征,因此,单从贸易政策上处理问题并不能解决这个深层次的矛盾。虽然中美之间的争端似乎出现转机,但要真正改变两国的经济关系,更需要在货币系统上解决支持美国长期贸易赤字的根源问题,以及为各国央行(包括中国在内)外汇储备管理上去美元化提供出路。
  美国可以长期支持其贸易赤字,是因为其有能力长期借贷。例如,美国长期对中国出现贸易逆差,同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却不断膨胀。从1981年开始,美国10年国债利率从16%的高位不断下跌。美国人享受中国工人制造价廉物美的产品,却没有想到拖欠中国大量的贷款。对美国消费者来说,中国的店长,又是债主。这就是“特里芬悖论(Triffin Dilemma)”。
  中国40年前的改革开放,一次性地为世界经济提供大量的劳动资源。这种情况有点像在欧洲发现北海油田一样,相关的国家在短时间内累积大量的财富,需要通过以主权基金的方式为资金寻找出路。美元是储备货币,美元资产市场便成为这些国家资源的投资对象。中国也把外贸盈余转为美元资产,持有的美国国债年年上升,最新的余额数字为1.12万亿美元。

Copyright © 2015-2016 真人娱乐_真人娱乐平台_ag真人娱乐_哈尔滨市阿城区农村合作经济管理网 版权所有黑ICP备14007284号-1 Power by 【网站地图